所在位置:首页 > 教育 >

全台托育率仅19% 少子化危机雪上加霜

来源:东方新闻网 作者:小鱼 2018-01-09 字号:A- A+

  

过去政府为鼓励生育,多直接发放现金,如今新托育政策出炉,强调广泛建置让父母放心又负担得起的托育中心。到底台湾目前托育现况如何?布建公托资源的困难在哪?
 
请记住2017年2月这个台湾人口分界的死亡交叉。就是这个月,国内老人人口首次超过14岁以下的幼年人口。
死亡交叉出现后,终于小英总统也说话了。「问题迫在眉睫,」兼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总统于2017年7月民进党中常会上表示,政府会持续编列预算,帮助年轻父母减轻生育后的照顾负担,其中最重要的是提升托育覆盖率。
 
目标四年内 托育覆盖率提升到24%
 
公共托育喊了多年,8月,卫福部长陈时中端出对策,目标是四年内将0~2岁托育覆盖率从目前的19.45%,提升到24%。
 
托育覆盖率指的是,目前每100名0~2岁婴儿,有19名可送托到公私立托育中心或保母家,政府希望四年内增加至24名。
 
这套新出炉的托育政策,跟过去有何不同呢?
 
过去政府为了减轻年轻父母的照顾负担,多是直接发现金,包括补助双薪家庭送托保母费用每月3000元,妈妈自己在家带每月发放育儿津贴2500元。2017年度的预算,就分别为18亿元、50亿元。
 
但发钱让家长有一时小确幸,却什么都没留下。因此,新政策强调广泛建置让父母放心又负担得起的托育中心。
 
「发钱有降低经济门槛的效果,但很多父母还是不敢把孩子送托,因为担心宝宝安全,」托育政策催生联盟发言人王兆庆说。
 
托育政策是影响年轻世代生育率的关键之一,到底台湾目前的托育现况如何?布建公托资源的困难在哪?就在政府大力砸钱抢救生育率的此刻,《远见》特别进行全台19县市托育力调查(不含人口较少的三离岛),直接发问卷给负责托育业务的社会局处主管,以了解哪些县市是托育友善城市。
 
首先,当询问「你认为,政府广设公共托育中心对提升生育率有多大帮助?」
 
各县市社会局处主管的回答相当有共识,18个县市认为「有帮助」,新北市更认为「非常有帮助」;唯一认为「帮助有限」的是台南,理由是「公共托育中心未能考量城乡差距、设置成本、普及性」。
 
全台公托才109家 几乎都在六都
 
国内公托中心起步相当晚,2011年新北市打造出全国第一家公办民营托育中心,至今全国才109家。几乎全部集中在六都,新北51家、台北31家,七成八集中在双北;高雄则有17家,台中4家、桃园3家,完全挂零的就是台南。
 
过去公托建设慢,与小宝宝多由婆婆妈妈自己照顾,地方政府认为需求不大有关。但这个现象已快速改变,尤其是六都,因为妇女工作比例高、外来人口多、家庭支持系统薄弱,托育需求已经逐渐浮现。
 
当问及,父母没有将婴儿送托的原因,在可复选的前提下,理由依次为:有家人或亲人可自己照顾(18票);想自己陪伴孩子长大(12票);担心送托有安全疑虑(8票);私立托育中心太贵(6票)。
 
各县市社福主管第一线的观察很贴近现况,担心安全以及无法负担托育费用,一直是家长送托裹足不前的主因。如何突破困境,县市主管官员有对策吗?
 
当问及目前最需要的托育政策,依序是:协助监督考核公私立托育中心,提升品质(11票);协助遴选社区里的优良保母,并取得认证(9票)。而广设公共托育中心,则与「协助管理私托中心并订定收费标准」,各有8票,并列第三大政策。前三项,均与品质、价钱相关。
 
托育一直都有潜在需求,只是过去公托缺乏,而私托费用又高,妈妈上班的薪水可能一半都被托育费用拿走,还不如辞职回家自己照顾。统计显示,为了照顾宝宝离职的职业妇女,人数不少。
 
主计总处2016年「妇女婚育调查」显示,国内已婚妇女因生怀第一胎的离职率为24.55%,有79万4000人。近三年,育有3岁以下子女的托育平均费用约为1万6003元,高于3~6岁送幼儿园的平均费用8719元。如何降低家长的托育负担,已成为当务之急。
 
当调查以开放式问题,询问各县市的托育创新服务,六都的优势立即展现。
 
双北各有特色 台中推托育一条龙
 
台北、新北、台中的回覆洋洋洒洒。例如台北的社区公共托育家园,由4位保母照顾12位宝宝,克服寻觅大场地的阻力,打造出家长负担合理、照顾环境温馨、服务内容透明、托育人员职涯友善的「袖珍型照顾模式」特色。
 
台北托育小家园的成功经验,已成为前瞻少子化友善托育示范计画,三年内将在全国广布120处。新北市带动公办民营托婴中心和社区亲子馆模式,公托中心全国最多,受惠的家长也最多。
 
国内托育市场「公私比」1:9,九成为私托,一成为公托,这少少的一,就是由新北市和台北「撑」起来的。
 
台中近两年开始推动托育一条龙,结合既有托育资源,快速扩大平价托育覆盖率,两年来受惠的宝宝已有1万4000多人。
 
至于台南、高雄,相对着力少,可能跟他们从传统农业县升格,辖内未完全都会化有关,现金补助少,公托也少。
 
至于外来人口多、平均年龄37岁的桃园市,则采取「333」政策,广发育儿津贴。
 
不论现金补助或布建托育资源都需要经费,比较各县市托育政策的预算,差异更大。
 
北市投入经费最多 桃园紧追在后
 
六都之中,台北一年有39亿元投入托育,经费最多;桃园也不惶多让,托育经费高达36.2亿元,托育占社福岁出近三成,占比在六都最高。
 
2015年桃园市长郑文灿上任时,也曾喊出「一区一公托」,但在寻觅场地时遭遇不少法令和消防工安困难,进度延误。之后的333政策,补助金额全国最高,两年多来受惠人数已有十多万人,发出的金额超过67亿元。
 
但纯发钱的模式很难复制在其他财政困难的县市。非六都之中,托育预算最多的是彰化,2017年预算有5亿。其余县市多在1~2亿之间;云林最低,仅有8000万,和六都有天壤之别。
 
中南部县市,高龄人口多,托育支出占比不到一成,可以理解。非六都的托育创新也普通,几个县市都有电话或到宅谘询服务的育儿指导员,但服务人次并不多。
 
非六都之中,最特别的是新竹市、新竹县。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2016年,新竹县的生育率1.385、新竹县1.33,仅次于桃园1.42,分居全国第二、第三高。
 
有人形容,台北若是天龙国,新竹就是神龙国,不需要任何托育政策,父母就愿意生。原因很简单,有15万名竹科新贵坐落的新竹县市,所得排名全国最高。生育是经济问题,养得起就愿意生。
 
在社福预算分配上,不少人都同意,台湾既要扶老,也要携幼。
 
「一旦人口替代率小于2,扶养比和老化比就会被拉大,台北社福资源就是在少子、高龄之间平衡,」台北市社会局长许立民说,2017年台北社福预算180亿,主要用于老人(49亿)、身障(44亿)、儿少(42亿)三大块。光育儿津贴每月2500元,发到5岁,一年就要32亿元。
 
但直接发钱的补助,水过无痕,没留下什么,最好仍是转为永续投资,设置日照中心和托育小家园等,都是这种思考。
 
现金补助易放难收。台中社会局长吕建德认同地说,南欧的希腊、义大利列于全球生育率最低之林,社福政策也倾向于现金补助,最后破产了,「台湾不要患了南欧病」。
 
可以预见的是,从中央到地方,政府将花愈来愈多预算,补助年轻父母现金,以养育小孩;也将拨更多预算,建置平价与安全的公私立托育家园。
 
但钱花下去,生育率是否能上升,解决少子化危机?政府也应列入绩效考核,随时调整作为。

相关阅读

上海:021-82870000   全国:4006-177-177   传真:201-80921377
增值电信许可证:沪B2-20040044   短信许可:移动、联通、电信 10628532   新闻登载许可